译者:Crestfallen
原文:https://www.inverse.com/article/62194-how-an-ancient-human-brain-survived-2600-years

大概两千六百年前,在那个人类刚开始铸铁造剑的时代,一位男士不幸丢掉了他的脑袋。接下来,这颗铁器时代的现实版奈德史塔克之颅就静静的钻进粘土层里呆着了,直到2008年,它被约克考古信托基金的研究者们刨了出来。发掘地点在黑斯林顿,一个英国约克郡的郊区小村。

头骨里藏着的东西着实震惊了研究者们:那就是一大块新鲜的脑子!——当然是相对它的岁数而言。这块如今被称为黑斯林顿之脑的脑组织,虽然缩了点水,但它上面的沟回和褶皱仍然清晰可见。 它是欧亚大陆上目前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古代脑组织,而且很可能也是保存最完好的古代脑组织。

一颗来自两千六百年前的完整大脑-MAAMX

本周《皇家学会界面杂志》上发布的一篇研究,揭示了这颗脑子是如何躲过时间这把杀猪刀的。

过去十年里,科学家们一直在想办法搞清楚这个问题。研究过程中,研究者们注意到,除开硕果仅存的这一颗,再没有任何其他铁器时代的大脑能在没有人工干预的情况下保存得如此完好。 这是因为在人死后,人脑会飞速的降解掉。当一个人去世后,自溶解过程就随即开始,导致人体组织和器官快速腐败。大脑百分之八十都是水,它站在腐败过程的第一梯队。研究表明,只消五到十年,脑组织就会被分解的无影无踪。

所以黑斯林顿之脑的金刚不坏属实难倒了科学家们。大部分人的脑子十年风霜都经不住,何况要在土里埋上千年呢?除非经过了人工防腐或冷冻过程。

然而,经过了一系列复杂的分子和统计分析,研究者们最终发现了黑斯林顿之脑经久不坏的秘诀:蛋白质聚集大法。这意味着这颗大脑自己给自己做了防腐。研究者们进一步的观察发现,他们发现支撑大脑神经元和星形胶质细胞结构的几种蛋白质,在脑组织里紧密的聚集成了团。这些蛋白质聚合体帮助这颗大脑在漫长的时间里感受岁月静好,它们拖慢了自然降解的过程。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研究者们同样发现,现代人大脑中的这几种蛋白质,要比黑斯林顿脑中的更加稳定。而蛋白质稳定性可是蛋白质功能性的一种非直观体现。

蛋白质聚集通常象征着像阿尔茨海默症和帕金森症这种大脑病变,不过研究者们并没有在这颗古代大脑中找到患病的证据。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科学家们也没搞清是什么引起了这关键的蛋白质集群过程,他们推测和颅骨被埋葬的地点有关。

无论如何,研究小组的成果都有望启发现代人脑防腐技术革新——不论生前还是死后的。这还真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