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加工自艾滋病毒?印度研究团队歪曲事实

武汉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病毒”)疫情发生以来,对于致病源有很多猜测,钟南山院士指出病毒可能来自竹鼠、蝙蝠、果子狸等野生动物。但网络上最近出现了一种谣言,暗示该病毒和艾滋病毒相似,可能来自“人工干预”。

新冠病毒是由艾滋病毒“人工加工”?

一篇来自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研究团队的论文称,新冠病毒序列中有4条来自艾滋病毒的序列,是人工插入的。该论文是1月31日发表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最大预印本(preprint即预印本,一般发布在论文正式刊载前)网站BioRxiv。

网络配图 图文无关

图: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研究团队发布在BioRxiv上的论文

BioRxiv很权威?不见得,因为它其实是一个不需要同行评审的预发行和存储数据库。

论文的通讯作者是研究病毒和蛋白质的专家,他们称新冠病毒的刺突糖蛋白中有4个独有的插入片段,片段中的氨基酸残基与HIV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似性。

并且,他们还通过3D建模证明插入片段虽然不连续,但是它们会聚在一起构成受体结合位点,简言之这些位点可以帮助病毒更容易地入侵细胞,导致它的感染性更强。

随后,他们从NCBI(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病毒基因数据库中检索所有的冠状病毒序列,对比后发现和新冠病毒序列最接近的是SARS病毒。

作者称“这令人震惊,因为病毒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自然地获得这种独特的插入。”很显然,这句话在暗示新冠病毒是“人工干预”的结果。

该研究团队得出的“人工干预”结果到底可不可信?研究思路和方式是正确的吗?

“人工干预”遭同行打脸,被指阴谋论

很快,这个结论就遭到生物科技领域的同行打脸。

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生物科学领域专家Silvana Konermann在推特上称“新冠病毒和HIV病毒相似性的结论令人怀疑”。她指出,这4个插入片段并不是新冠病毒所独有。其中2个片段曾在蝙蝠冠状病毒(bat coronavirus)中发现,剩下的2个片段中也仅有一个和HIV序列相似。

5357cc4474b11e9

图:哈佛生命科学专家刘如谦转发科学家Silvana Konermann的质疑推特

哈佛大学生命科学专家刘如谦(David Liu)转发Silvana 的推文称该研究结果属于阴谋论,“这是弄丢钥匙却只在路灯下寻找的经典做派。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们不需要错误的分析来激起阴谋论。”

刘如谦所指的阴谋论是指—新冠病毒是武汉P4实验室泄漏事故造成的说法。对此,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在她的微信朋友圈回应道:“欢迎转发: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相信印度学者不靠谱的所谓‘学术分析’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同时,浙江大学生物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也在微博上驳斥该结论,称这几个片段是病毒序列中特别小、特别常见的特征,将这些常见的特征和艾滋病毒相比,当然会得出二者相似的结论。他打了个比方,“你居然和去年的杀人犯长得一样,都有两只耳朵,你一定是杀人犯的孪生哥哥”,但事实是全人类都有两只耳朵。王立铭称这是典型的逻辑谬误。

e3d04c0db99d6e9

图: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颜宁微博

此外,在科学论坛The Prepared上也出现了一篇反对文章No,the 2019-nCoV genome doesn’t really seem engineered from HIV,文章作者是生物信息学领域专家,还是一家大型制药公司的首席数据科学家。

他指出新冠病毒和HIV病毒的序列重叠并不明显,很可能是随机的。而且新冠病毒与HIV病毒的重叠序列特别短,完全不能体现HIV的特性。

而且,印度团队只搜索了NCBI的病毒数据库,搜索的序列都非常短,E值并不显著。(E值是表明置信度,E的数值越小,置信度越高。)如果将搜索范围放宽到所有生物,则会出现无数匹配,甚至细菌、原生动物、真菌、果蝇和植物中都会出现相似情况。

作者称“换句话说,序列重叠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这并不是什么重大独家新闻。这个印度小组陷入了生物信息学研究误区”。

在众多同行的大力辟谣下,没过多久论文的作者就撤稿了。作者称,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误解和混淆,决定撤回目前版本的预印本,并将在重新分析后再拿出一份修订本,以解决评论和关切问题。

文/陈燕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